【專訪】獨立靈魂樂紀錄片《Undeniable》導演John C. Jointer


原文出處:Singersroom

靈魂音樂在嘻哈、流行等其他音樂類型的成功上一直是重要助力,但它在商業領域裡所得到的關注也一直短少,有時還像是不存在一般。這種音樂儘管擁有如吉兒史考特、艾莉卡芭朵、音樂頑童等偉大藝人,依然沒有能夠吸引年輕人的主流光采,部份原因是它是個緊密相連的社群,而這個社群拒絕被歸類在某個特定的潮流之下。

曾任Innosphere經紀人的John C. Jointer,在幕後工作多年,如今決定要用電影紀錄一項在暗地裡成長茁壯的運動。

他即將問世的紀錄片《Undeniable - The Story of Independent Soul Music Movement》以獨立靈魂樂藝人和他們的成名故事為主軸。目前電影仍在製作階段,Singersroom網站特別訪問到John C. Jointer,請他談談關於靈魂樂遇到的困境、幾個能開創未來的先鋒人物、以及目前靈魂樂運動的定義。

你為什麼覺得需要去說關於獨立靈魂音樂運動的故事?

我在2009年的時候,是一個靈魂/節奏藍調二人組Innosphere(由製作人Kenny Keys與創作歌手Nina Rae組成)的經紀人。我們發行了一張EP叫《Shine》。之後的一整年,我都在向國內外各個靈魂樂網站、線上雜誌、DJ、電台、活動單位宣傳推廣Innosphere和他們的音樂。

我注意到的是,這個緊密交織的社群裡,大家或獨自運作、或同心協力,卻都和我有同樣的使命:推廣靈魂音樂。我還了解到,這個社群延伸到全國各地,甚至世界每個角落。此外,這個社群創造出驚人的音樂,並有一群強力而忠實的樂迷,他們對獨立靈魂樂與其藝人極度死忠。圍繞在這個音樂的氛圍似乎非常獨特,不同於我所接觸過的任何事物。正是這種獨特的感覺與氛圍,讓我看見了獨立靈魂樂社群必須要去述說的一個不可思議的故事。

嘻哈文化的根基是DJ、街舞、饒舌和塗鴉。你會在電影裡定義靈魂樂的文化元素嗎?

這是很有意思的問題,「如何定義靈魂樂」正是我們想在電影裡探討的主題之一。到目前為止我們發現,藝人對靈魂樂的定義取決於他們的個人經歷、他們怎樣認識這個音樂類型。且不論靈魂樂有許多不同的次類別,我們可以發現其中一個特徵是形而上的傳統,它試圖表達誠實的情感和人與人的連繫。是一種渴望,想要接觸到他們未曾遇見、卻可能共享某種身而為人的體驗的其他人。我想這就是為何它常被視為是「誠實的音樂」的緣故。

不過,我們現在也還在初期製作階段,仍然有許多藝人的各種面向要去探索。我們會去看看這些藝人在靈魂樂的框架下,還有沒有更多共同擁有的文化元素在裡頭。

目前的靈魂音樂運動有什麼意涵?

我想它所代表的意涵,是建立成為能茁壯成長、生生不息的一個存在。我們有在獨立靈魂樂社群中去接觸一些人,告訴他們關於電影的事,得到最多的反應就是「也該是時候了!」我想對這運動來說,真的該是時候讓大家看見它的成長和永續發展的可能。這運動一開始的時候,只有一小群想盡辦法要擠入這個沒有留下任何空間給他們的產業的藝人,如今則成為橫跨全球的知名藝人網絡,他們在主流機器之外獲得了成功。而且我想他們現在的想法,就是要讓大家知道他們在走投無路之處殺出一條血路。

Carmen Rodgers在預告片中說,「這年代有這麼多科技,人們有這麼多機會去發現許許多多的資訊。然而一般節奏藍調樂迷卻依然相信好音樂就會在電台聽到,在電台以外不會有好音樂。」藝人該如何去和聽眾溝通說,其實還有其他選項?

在過去超過十五年間,這一直是獨立靈魂音樂運動和社群的困境。他們要去接觸到聽眾,卻沒有主流藝人擁有的行銷宣傳力量。

不過,我認為獨立藝人還是要繼續善用他們一路至今使用的資源,比方說網路唱片行(CD Baby、iTunes、Amazon),會邀請獨立藝人演出的地區性活動單位,還有比較容易有機會播出的非商業公共電台,不需經過商業電台會有的莫名政策檢視。此外,藝人還可以利用網路電台、Podcast、部落格、與有相同文化內涵的風格品牌合作。甚至電玩很有可能會是之後的獲利機會,就像十年前的手機鈴聲一樣。

你認為對於靈魂樂要接觸到主流聽眾,最大的障礙是什麼?

我想今年的葛萊美獎轉播,就是靈魂樂要接觸主流的最大障礙的一個好例子。整個靈魂/節奏藍調類,至少絕大部份,是沒有轉播的。像這樣的事言下之意,就是這個音樂類型不值得上電視。所以大家就變成在葛萊美獎上不再去在意或尋找這個音樂,可是這是這行最大、能見度最高的平台啊!不僅如此,這也顯示了自1996年電訊傳播法公佈以來持續發生的媒體整併,對電台造成了何種影響。在從前,只要有DJ喜歡你的音樂,就會在電台播放,之後則是要節目總監喜歡才可以。而現在,只有那些背後有大量主流行銷預算、還要經過收聽率調查公司提供的指標認可的歌曲才會在電台聽到。還有很不幸的是,就算我們有Spotify和Pandora這些其他管道,收聽大功率電台仍然是絕大多數聽眾「探索」音樂的主要方式。

這就像是,那些能接觸主流聽眾的東西已經決定了大眾只能聽到/看到某種音樂。而事實上結果是剝奪了人們自己做決定的權利。

這也是為何《Undeniable》這樣的電影很重要。如果掌握權力的機構不讓這個音樂接觸大眾,那我們就透過別的方式走自己的路。以現在的例子而言,就是電影。

獨立靈魂歌手是否會覺得,有同儕和主流廠牌簽約是不好的?比方Aloe Blacc或Mayer Hawthorne。

不會。所有獨立靈魂藝人都有一致的想法,就是他們都會支持其他人。因此當其中一個人打破藩籬進到主流,對整個社群和運動來說只會是好事。

在靈魂音樂運動邁向未來之際,有哪些藝人能夠帶來創新?

對獨立靈魂音樂來說,未來前途無量。我相信有些很棒的藝人將會帶領這運動到很遠的地方。最棒的是這些藝人是來自世界各地。

我現在想到的藝人有:Jesse Boykins III、來自阿姆斯特丹的Mar、The Foreign Exchange、Laura Mvula、Daley、Josephine。這些只是我們電影團隊認為會在運動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藝人其中幾個而已。

電影何時會上映?

我們暫定2014年8月會殺青,希望2015年春天能與大家見面!



0 意見:

 

Visitors | 訪客人次

About Us | 關於我們

節奏藍調和靈魂樂太好聽,不小心就佔了我們人生(與支出)的一大部份,所以想讓更多人知道。

我們是一群因為音樂而結識的網友,平常很忙,不過分享音樂還是很開心的事。

歡迎跟我們一起聊音樂,除了臉書的粉絲專頁,也可以來社團泡茶嗑瓜子。

任何問題意見,甚至想要投稿,都歡迎寫信到urbanunion.tw@gmail.com讓我們知道。

本會歡迎同鄉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