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藝術無比執著的音樂修道士:ABIAH獨家專訪


還記得2014年10月18日,我們歡喜迎接來自美國的歌手ABIAH首次造訪台灣,用他充滿靈性的天籟嗓音為當年的臺中爵士音樂節揭開序幕,也觸動那晚數萬名觀眾的內心。一年過後,他終於帶來最新專輯《Bottles》,繼續跟我們分享美好且獨特的音樂。一直都與Urban Union保持聯繫的ABIAH十分心繫台灣歌迷,且看以下我們所做的獨家專訪。


問:你來臺中爵士音樂節演出已經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了。你對台灣有什麼印象?那一次是什麼樣的經驗?

我非常喜愛台灣。我覺得這裡的人很友善,城市很乾淨,天氣也很棒。我期待再回去多看看。上次造訪的時間實在太短了。最重要的是,我覺得自己身為藝人得到應有的敬重,整個臺中爵士音樂節的工作團隊也很傑出。

問:你最近透過金革唱片在台灣發行了新專輯《Bottles》。這裡面有一些古典音樂的元素,而你上一張專輯《Life as a Ballad》則是比較爵士風格的。好比說,〈Please Don't Take Your Love Away〉的前奏很像鋼琴奏鳴曲,還有〈So in Love with You〉感覺像你在演唱歌劇。我覺得你這張專輯的確打破了類型間的籓籬。整張專輯後面的音樂概念是什麼呢?

我非常想要做一張老少咸宜的專輯。古典音樂對我藝術內涵的養成有很大影響,因此很自然會滲入我的音樂裡。有些是故意設計,有些則是自然為之。我每做一張專輯,都期待能帶著我的歌迷踏上一段新的旅程。

問:開頭兩首歌的順序讓我想起《Life as a Ballad》。〈Scent of a Woman〉和〈September〉兩首都是明亮的民謠風格;而〈Crazy〉與〈Doves〉深沉且悲傷。你是如何決定曲序的?

當我在編排曲目的時候,我喜歡從頭到尾像是說一個故事一樣,而你可以看到我每張專輯都只有九首歌。這些歌都要經過仔細考慮,才能讓整個故事頭尾連貫。另外,用〈Scent of a Woman〉來為《Bottles》開場,可以讓《Life as a Ballad》的聽眾很輕易接上。這樣我的歌迷就會記得上次是停在哪裡,然後把他們引領到新的聲音。

問:第一首單曲是首抒情曲〈Sorry〉。一開始我覺得它對我來說太簡單太流行了。不過,反覆聆聽之後我改變了想法。它必須是簡單的,因為它就是在講一件很簡單的事實,而且是要很誠心直接地表達出來。這首歌背後有什麼故事嗎?

沒錯,你有抓到重點。「抱歉」對某些人來說,包括我,是最難說出口的。這非常的私人,因為我自己在一段感情裡,覺得實在很難說出「抱歉」兩個字。我在做《Bottles》這張專輯的時候,這是我最後才寫的歌,但它在整個專輯創作過程裡對我有最重大的意義。





問:你是如何和日本女歌手Monday Michiru認識的?那首對唱曲〈Please Don't Take Your Love Away〉很美麗,你們的嗓音也搭得天衣無縫。

謝謝你的讚美。Monday與我是透過我的日本廠牌BBQ唱片介紹認識的。我問他們知不知道哪個日本藝人我可以合作,他們提了Monday。我很開心他們的介紹,因為她是個很棒的藝人,擁有傑出的心靈。現在我和她變成好朋友,在那次錄音後還有好幾次的合作。



問:為什麼你會選擇要翻唱Beyonce的〈Crazy〉?你的編曲讓這首歌有全新的生命,一如你在〈Doves〉裡做的。

我喜歡用大家已經耳熟能詳的歌曲創作出全新的感受。我在編曲時,想到如果能把〈Crazy in Love〉放慢,一定很酷。不過說真的,我從2008年起就一直在演唱這個重新編曲版本。我從前就知道有一天我一定會把它錄起來。

問:你是怎麼寫歌的?是不是好比說,你每天會隨時把任何片段的靈感筆記下來,還有在鋼琴上隨意彈彈看?

我的創作過程一直在改變。有時候我從字句之中得到靈感,有時候則是在鋼琴上隨便彈出的旋律,也有是在睡覺的時候。我無法知道什麼時候會有靈感,所以儘可能地記下來,我會把自己的哼哼唱唱錄起來,或是半夜去彈鋼琴。

問:我的朋友林查拉是台灣最厲害的音響專家之一,他有稱讚這張專輯的錄音品質。你的錄音是怎麼進行的?

我很感謝那樣的讚美。我們當然是非常努力確保錄下來的聲音能夠感動人,能比《Life as a Ballad》更往上提升一個層次。錄音的過程很棒。一開始錄的時候不是很好,因為我不大喜歡那間錄音室;不過當我們換一間之後就好多了。我的混音與後製工程師為了完成這張專輯付出很大的努力。

問:這張專輯的台灣版本有包含一張歌詞海報,你在那上面穿了一件類似裙子的東西,上面寫著「迦納:為非洲邁向傑出而奮鬥」。你和你的妻子都是迦納裔的美國人。是否可以告訴我們你的家庭背景,在美國擁有那樣的身份認同是什麼感覺?

首先,我得稱讚金革唱片,他們的專輯設計做的很棒。他們是真的在乎我的音樂,為此我很感謝。那麼,我是個迦納裔美國人,因為我爸是迦納出身的;不過我的妻子則是迦納人,她不想當美國人,現在還是拿迦納護照。所以,我們都擁護自己的文化,而且那是我們日常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份。如果你的家人是從另一個國家來的,你對自己會有很清楚的認知。你了解到你是與眾不同的,但你也不會讓那樣的差異造成跟別人的鴻溝。我們一直在在找方法教導美國人破除對非洲的錯誤認知。我們熱愛、讚美我們的身份,即使我們沒有住在迦納。



問:我想有很多歌迷對你的穿著風格很感興趣。色彩非常鮮艷而且很獨特。那是否融合了迦納風格,或者是你刻意去塑造的?

如同你在先前問題說到的,我在那張照片裡是選擇著用一塊迦納的布料。它讓照片有種畫龍點睛的感覺,而且呈現出我與迦納的連結。是的,我們在迦納會用很鮮明的顏色。我並不是要強調種族身份,比較像是從《Life as a Ballad》的黑白世界走出來,而選用大膽的顏色。《Bottles》本來就是要從裡到外都表現出比較明亮和歡慶的感覺。

問:我知道你也是一位歌唱老師,你有許多學生現在也開始打出名號。你在談到歌唱藝術時相當地嚴厲。是否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些想法,好比說,對那些想要成為歌手的人有什麼建議?

我想,有志成為藝人的人們應該要去研究他們的聲音。很多當代歌手像是Adele、John Mayer等等的早該去做聲帶手術。他們的狀況很危險,但如果他們知道他們怎麼對待自己的聲音,那會是可以避免的事。我對自己教導歌手的工作感到很自豪,因為我可以教他們健康地歌唱,帶領他們走向美妙的歌唱之路而無後顧之憂。這是我最大的成就之一。

問:同時做為一位歌手,你也很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告訴我們一些訣竅吧。

2015年我開始吃素。這是很有挑戰性的生活方式,不過我覺得對我的身體最好。每個人都要找出什麼對自己最好。我想要活得很久很健康,所以我做出這樣的選擇。對我來說,要一直保持最佳狀況,一直能夠使用聲音,我必須吃得健康,當然也要運動。

問:我跟你不時會聊聊音樂產業和串流。你對現在的產業有什麼看法?你沒有把所有作品放上Spotify有什麼原因嗎?

音樂產業現在有點麻煩。這些日子裡沒人賺到錢,而串流服務當然是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我考慮過把我所有的音樂從串流服務上撤下來。它們完全幫不了我們這些藝人。我甚至不覺得我有從這些服務中得到新的歌迷。串流通常是給那些不想付費聽音樂的人聽的,而它現在變成了業界標準。問題是,如果歌迷不買音樂,那我們這些藝人要怎麼創作呢。整件事都很讓人哀傷。

問:對每個受訪者我都會問這個問題。請說出除了你自己的以外,你最近在聽哪五張專輯?

我現在在聽的是Benjamin Clementine、PHOX、Lianne La Havas、Jazmine Sullivan以及Sarah Vaughan。

問:2016年你有什麼計劃?什麼時候會再來台灣?

我2016年的計劃非常忙碌。我計劃要展開《Bottles》的專輯巡迴演出。《Bottles》3月16日會在美國發行,接著在歐洲發行。我還會開始做兩張新專輯,預定2017年推出。我當然希望可以再去台灣。我喜歡那個地方,也愛我在那裡的歌迷。下一次希望我可以待久一點、多看看。謝謝你的訪問,希望我們很快再見面。



0 意見:

 

Visitors | 訪客人次

About Us | 關於我們

節奏藍調和靈魂樂太好聽,不小心就佔了我們人生(與支出)的一大部份,所以想讓更多人知道。

我們是一群因為音樂而結識的網友,平常很忙,不過分享音樂還是很開心的事。

歡迎跟我們一起聊音樂,除了臉書的粉絲專頁,也可以來社團泡茶嗑瓜子。

任何問題意見,甚至想要投稿,都歡迎寫信到urbanunion.tw@gmail.com讓我們知道。

本會歡迎同鄉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