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情比石堅:Asa《Bed of Stone》



被排行榜上喧鬧的派對音樂轟炸過後,不斷重複著相同主題的渲染情歌再也無法打動人心,什麼樣的音樂,能讓你獨自一人細細品嘗,又迫不及待地欲分享同樂?這個時候,聽到了Asa。

上個世紀有Angelique Kidjo,用她的母語融合西方音樂,以歌聲將非洲呈現在世人的面前;與Kidjo同樣來自西非的Asa,則讓我們聽見了另一種非洲能量。本名Bukola Elemide的Asa出生於法國,卻在兩歲時返回了家鄉奈及利亞,身為家中的獨女,從小就喜歡唱歌,也許受到是爸爸收藏櫃中的老靈魂樂影響,陪著Asa一起渡過青澀成長生活的Marvin Gaye、Bob Marley、Aretha Franklin和Fela Kuti,在她幼小的心中扎了根,也決定了未來的音樂志向。在她二十二歲那年,經好友引薦給奈及利亞的音樂巨擘Cobhams Asuquo,鼓勵Asa使用英語和約魯巴語(西非方言)創作,啟發後來的樂之路。Asa全家搬回巴黎後,她一邊加入當地的音樂表演,另一頭又在家鄉奈及利亞發行個人單曲,2007年簽入法國獨立廠牌Naive Records底下,發行了首張同名專輯《Asa》大獲好評,介於流行與靈魂樂中遊走的樂風,隱藏在輕快旋律底下的批判意識,讓Asa成為眾所矚目的新星,並贏得法國Prix Constantin音樂大獎;2011年的第二張專輯《Beautiful Imperfection》,大量加入放克節拍,內容更加多元,也成功讓Asa打入美國市場、登上國際舞台。

在約魯巴語中,「Asa」指的是「鷹」,正如其名,Asa在音樂中展翅自由翱翔,邊以銳利的視角切入投射,自成一格的靈魂樂派,融入民謠、雷鬼、放克等多樣元素,在流行的滑順中卻不迷失草根性。新專輯《Bed of Stone》中,深層探索Asa的愛愁思緒,更多感性與人性,展現日趨成熟的音樂掌控能力。首支單曲〈Dead Again〉急促節拍搭上簡潔配樂,Asa沙啞唱著遭受背叛的指控,除去不必要的繁雜裝飾,愈能聽見痛徹心扉;引用自美國紐奧良流傳下來的舊韻律寫成〈Satan Be Gone〉,有著對抗戰爭、酒精與仇恨的永恆決心;在〈How Did Love Find Me〉中Asa說,停止盲目追尋吧,因愛終將會找到你;交雜英語和約魯巴語演唱的〈Grateful〉,彷彿是非洲部落與雷鬼的混血兒,吟詠造物主的偉大,跨越宗教之上讚嘆生命的美好,對人世間的所有心存感激。在成名之後,在巡迴中獲得無數掌聲之後,卸下明星光環回歸本質,Asa讓我們聽見她不改初衷的樸實,依舊是那位用歌聲編織樂之夢的純粹女孩。





0 意見:

 

Visitors | 訪客人次

About Us | 關於我們

節奏藍調和靈魂樂太好聽,不小心就佔了我們人生(與支出)的一大部份,所以想讓更多人知道。

我們是一群因為音樂而結識的網友,平常很忙,不過分享音樂還是很開心的事。

歡迎跟我們一起聊音樂,除了臉書的粉絲專頁,也可以來社團泡茶嗑瓜子。

任何問題意見,甚至想要投稿,都歡迎寫信到urbanunion.tw@gmail.com讓我們知道。

本會歡迎同鄉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