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TED都喜歡!超新星Jeangu Macrooy與他的全新靈魂樂


從桃園機場起飛,到達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已經是十三個小時以後的事。短暫停留差不多四個小時後,緊接著坐上唯一航線荷蘭航空波音747度過九個小時,抵達目的地蘇利南首都巴拉馬利波的約翰‧阿道夫‧彭格爾國際機場。此時,這段旅程至少花費二十五小時又四十分鐘的時間。

面朝北大西洋的蘇利南,別說我們對它萬分陌生,在節奏藍調世界同樣是亮度不足,在我印象中,可能只出現一位與Erykah Badu極為類似的歌手Tasha’s World。蘇利南是大航海時代英國與荷蘭的角力商品,近代成為荷蘭屬地,1975年才脫離獨立。獨立後的蘇利南與荷蘭往來依舊,而本名Natascha Slagtand的Tasha’s World,家人便是自蘇利南渡海而至。出生在鹿特丹的她,2002年出道迄今出版三張專輯。Tasha’s World不只外型激似Erykah Badu,唱起歌來韻味亦彷彿2000年左右的Erykah Badu,是吸收美國新靈魂樂騷靈味後的典型荷蘭式節奏藍調。




而在Tasha’s World之後,直到新秀Jeangu Macrooy終於出版個人第一張完整專輯之前,與蘇利南有關的節奏藍調鮮為人知。出生於巴拉馬利波的Jeangu Macrooy,很早就來到阿姆斯特丹,發覺自己擁有音樂天分後,果真靠著與眾不同的嗓音和詮釋歌詞的能力,闖蕩荷蘭樂界且頗受矚目。2016年,Jeangu Macrooy在Pieter Perquin也就是十幾年前與Pete Philly讓美國人驚豔的著名音樂人Perquisite協助下,於其十八歲時便成立的唱片廠牌Unexpected Records發行了初試EP《Brave Enough》;六首歌曲的篇幅毫無冷場,證明他必然有出版完整專輯的條件。


2017年的專輯《High on You》連同唱片封面延續了《Brave Enough》的意念,用猜的就能知道Jeangu Macrooy絕對可以唱出有別於類似風格歌手的專輯歌曲。籠統點說,荷蘭的黑人音樂總是比英國和美國來得多元,或許是這些歌手在創作或演繹歌曲的時候,較能將他們或父母原生國家的元素帶入你我所認知的節奏藍調或靈魂樂裡面,這現象在德國和法國同樣屢見不鮮。

《High on You》擁有高度人文色彩,好比Lauryn Hill在《The Miseducation of Lauryn Hill》裡頭的表現,但筆觸稍微輕了些,也不會像英國Michael Kiwanuka過於抑鬱,而且Jeangu Macrooy的中高音部分有點神似John Legend,因此不至於傾向民謠,流行樂的氣質在《Brave Enough》和《High on You》都能感受得到。目前已拍攝的MV有兩支,如下。

Brave Enough

有別於絕大多數歌手以飆高音來展現歌唱實力,Jeangu Macrooy最厲害的地方是能將嗓音往下探底「飆低音」並維繫不墜甚至比Gregory Porter還低,加上氣音的「超靈感」歌唱技巧在以下現場發揮得淋漓盡致:

加映喉音


1993年出生的Jeangu Macrooy身懷這個年齡層少有的「超齡感」,更難能可貴的是態度誠懇、絲毫未見商業習染,如果你喜歡他,也聽完《High on You》和《Brave Enough》,網路上還有許多現場演出,建議找些時間好好聆聽這位歐洲節奏藍調/靈魂樂歌手的傑出作品群。

Live @ TEDxMaastricht
Live @ Noorderslag
Live @ Wisseloord

Live with New Cool Collective @ Uitmarkt

0 意見:

 

Visitors | 訪客人次

About Us | 關於我們

節奏藍調和靈魂樂太好聽,不小心就佔了我們人生(與支出)的一大部份,所以想讓更多人知道。

我們是一群因為音樂而結識的網友,平常很忙,不過分享音樂還是很開心的事。

歡迎跟我們一起聊音樂,除了臉書的粉絲專頁,也可以來社團泡茶嗑瓜子。

任何問題意見,甚至想要投稿,都歡迎寫信到urbanunion.tw@gmail.com讓我們知道。

本會歡迎同鄉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