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有年必有終:2016年節奏藍調專輯大賞(一)


The grass is not, in fact,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fence. No, not at all. Fences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it. The grass is greenest where it is watered. When crossing over fences, carry water with you and tend the grass wherever you may be.

- Robert Fulghum (1988), It Was on Fire When I Lay Down on It

We need a soul R&B category

今年11月的紐西蘭音樂獎(New Zealand Music Awards)發生了一個插曲。獲得Best Urban/Hip Hop Album的節奏藍調歌手Aaradhna宣稱這個獎項本身是極為荒謬的,而她獲得這個獎項更是荒謬。除了「Urban」字眼牽涉到的敏感種族問題(主辦單位宣稱這名稱出現不是三兩天的事,而且電台也在使用著),Aaradhna提到:「為什麼把我放在『Urban/Hip Hop』裡?我是個歌手,會唱節奏藍調、會唱靈魂樂、會唱流行樂,還有一點點鄉村樂,跟嘻哈完全扯不上邊。」最後,她決定不違良心,將此獎項轉給另一組受提名人Swidt,因為他們的音樂才是真的嘻哈,值得「Best Urban/Hip Hop Album」的肯定。

1965年舉辦至今的紐西蘭音樂獎,它本身也不知道為什麼出現這個問題。不可諱言,嘻哈是今日主流音樂,曾經大殺四方的節奏藍調,居然成為嘻哈附庸,讓商業分子決定節奏藍調是嘻哈的組成成分,讓嘻哈分子決定節奏藍調的內容及發展態樣。嘻哈和節奏藍調,是同文同種,好像兄弟般是兩個獨立個體,原本可以一同攜手壯大,但不知何故,十幾年以來,節奏藍調人對於此「軟土深掘」噤聲不語,甘於成為嘻哈奴隸,好比中國千方百計把台灣說成是自己的一小部分而沒有實際統治事實,卻落得無數台商前仆後繼到中國淘金失敗的下場。

嘻哈的主場不同於節奏藍調的主場,中國的主場不同於台灣的主場,唯有節奏藍調人深耕節奏藍調,台灣人深耕台灣,長期待在自己的場子老實做點事,才是正道。節奏藍調必須挺身而出捍衛自己的格調,不能在嘻哈舒適圈裡供人差遣或始喚。

孤獨,才能感受自己的存在。

延伸閱讀:
1. http://www.nzmusicawards.co.nz/award-category/best-urbanhiphop-album-2016/
2. http://www.newshub.co.nz/entertainment/aardanha-claims-racism-refuses-vnzma-award-2016111722
3.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948294/Singer-Aaradhna-refuses-accept-NZ-Music-Award-claiming-category-racist.html?ito=social-facebook_Australia
4. http://thespinoff.co.nz/music/18-11-2016/i-just-feel-like-it-was-the-time-for-me-to-say-something-stand-up-for-something-aaradhna-explains-her-explosive-nzvmas-speech/


爆料公社:Solange - A Seat at the Table



毫無疑問,《A Seat at the Table》是2016年綜合指數最高的節奏藍調專輯;既有獨立音樂般的思維,又有流行音樂的形貌,這得完全「歸功」於Solange本人的顛沛流離。

眾所周知,Solange有位耀眼的姐姐Beyoncé,2003年的出道專輯《Solo Star》不免沾染「家姐氣息」。2008年的第二張專輯《Sol-Angel and the Hadley St. Dreams》,調整最大的地方是音色部分,她刻意減少/低類似Beyoncé的轉音,多改為平鋪直述,這也成為下一張EP的基礎。2012年,Solange暫離主流唱片大廠,改與倫敦人Blood Orange(血橙)合作,發表了看似放棄主流市場的《True》;儘管缺乏市場能見度,卻意外激發出Solange性格裡比姐姐更強悍的「個人意識」。

就在眾人以為Solange幾乎淡出主流市場時,2016年,這位獨立新女性帶著《A Seat at the Table》又回到哥倫比亞唱片。先撇開「音樂歸音樂」的標準,現在的Solange之所以受到生涯最大矚目,無疑是局勢所致。與A Tribe Called Quest年末接續發行的《We got it from Here... Thank You 4 Your service》、2015年Kendrick Lamar《To Pimp a Butterfly》和2014年D’Angelo《Black Messiah》走法類似,《A Seat at the Table》同樣大力擁抱種族議題。這是一個頗為暢通的唱片操縱模組,建立在不甚暢通的現實對立衝突。

回到音樂部分。這個層面是絕好的。延續《True》與Blood Orange共同製作的概念(前兩張專輯都是大堆頭),《A Seat at the Table》的執行製作是Raphael Saadiq。老來俏的Raphael Saadiq溫和了專輯原本可能張牙舞爪的意圖,利用Solange的女性形象(Raphael Saadiq擅長之處)包裝成較易入耳的「說教」,連結親情、愛情、性愛、社會等面向,輕盈歌聲好似前輩Amel Larrieux,柔中帶剛,大展2016年黑人族群最新的音樂想像。而Solange的填詞向來是水準以上,更讓這張專輯像是一本情節並未出人意表卻文筆明快的暢銷小說,曲曲緊湊,歌者與聽者的情緒皆得以一氣呵成、意猶未盡。

《A Seat at the Table》是菁英論的實踐者,堪比Bilal、Kamasi Washington、Terrace Martin等一舉超越同儕的神主牌大作,未來幾年內,就看永遠無法擺脫「Beyoncé妹妹身分」的Solange,可否與眾名家一起改變節奏藍調世界了。

如果覺得《A Seat at the Table》太濃烈可以找找Tweet或King,內斂的《Charlene》與修正路線的《We Are King》,唱的都是同一則情事。


爵士逢生:Kandace Springs - Soul Eyes



等待一個好聲音,值得你花上多年時間。

在我的初印象中,Kandace Springs和Esperanza Spalding好像是同一種人。我不曉得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或許是出自對爵士跨出來的音樂型態好奇,總認為「她」非得透出繆思氣質,畢竟距離足以使人崇拜。可是,當我持續注視Esperanza Spalding之後,Esperanza Spalding的距離與我愈來愈遠;她不再是女神,她玩起人類創造的遊戲,音樂斧鑿成分太濃,在我後來聽著Kandace Springs時,這感覺更加確立。

論名氣,Esperanza Spalding比Kandace Springs大得多,使得前者得以灌注創意到自己的音樂作品,年紀較小的Kandace Springs,則老老實實唱著Sade那派幾乎一腳踩進歷史墳場的老式情調。儘管《Soul Eyes》包裹著Kandace Springs的青春樣貌,若進一步試探,卻時刻擰出舊日節奏藍調與爵士交歡時的美妙情調:激情之中蘊藏了理性成分。

從節奏藍調系統借調的Pete Kuzma和爵士小號手Terence Blanchard,在業界老手Larry Klein帶領下,與Jesse Harris、Dan Lutz、Vinnie Colaiuta和Dean Parks等資深樂師,配合Kandace Springs的歌喉,行雲、流水,使得這張不至於深奧的專輯成為近年「從爵士找靈感的節奏藍調(但不脫爵士範疇)」突出之作。


細針密縷:Chantae Cann - Journey to Golden



Lisa Fischer、Vivian Green、Kim Hill、Carmen Rodgers、ChinaBlak、Melanie Durrant、Carlitta Durand、Joy Jones、Rozzi Daime、Erika Rose、Fatima、Yahzarah、Jimetta Rose、Nia Andrews、Kendra Foster(D’Angelo長期和聲及創作伙伴,2016年與Kelvin Wooten合作的同名專輯令神人印象深刻)……,歌壇總是那麼現實,數不盡的女和聲,一輩子擔任配角,好不容易竭力出版個人專輯,卻每每落得叫好不叫座的下場。(續下篇〈懷璧其罪:Reginald William - Being in Like〉)

Chantae Cann,依舊是所謂的「背景歌手」(background singer),名字你我從來不會牢記,曾經與The Foreign Exchange、Zo!、Khari Cabral Simmons、PJ Morton、India.Arie.和Snarky Puppy等音樂人合作,在節奏藍調獨立樂界頗具名聲。輕柔聲線是Chantae Cann的主要特質,今年發行的首張《Journey to Golden》,是她和音樂伙伴Anthony Dixon、Jamie Portee構思出來的混種音樂(Hybrid)。這四十分鐘不到的音樂巡禮,充滿了爵士系統的沉穩節奏與傳統節奏藍調的情懷鋪陳,更重要的是,十首歌曲的辭藻優美,或許我們可以將之視為詩歌看待,而其中幾首與來過台灣的Snarky Puppy工整演出,不禁使我憂悒著:是否《Journey to Golden》是Chantae Cann歌唱生涯的極盛?她的2016年是否如同許多運動員是一生僅一次的「生涯年」?

我不曉得現代人會把手邊專輯聽上幾回。面對《Journey to Golden》,是否有足夠的耐心去感受緩慢步調,可否成為多年之後還想再聽的口袋名單。儘管專輯時間長度較為接近EP,若與一張超過五十分鐘的濫竽充數相比,我寧可以同樣的代價填充心靈。

除非你不在乎心靈,只願享樂。

若你認為《Journey to Golden》的穿著稍稍保守,可以將目光放到穿著《The Visitor》的Kadhja Bonet,她的獨特變異將是2017年以後的強烈趨勢之一。

0 意見:

 

Visitors | 訪客人次

About Us | 關於我們

節奏藍調和靈魂樂太好聽,不小心就佔了我們人生(與支出)的一大部份,所以想讓更多人知道。

我們是一群因為音樂而結識的網友,平常很忙,不過分享音樂還是很開心的事。

歡迎跟我們一起聊音樂,除了臉書的粉絲專頁,也可以來社團泡茶嗑瓜子。

任何問題意見,甚至想要投稿,都歡迎寫信到urbanunion.tw@gmail.com讓我們知道。

本會歡迎同鄉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