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當樂團碰上R&B:電子混亂世代 Electric MessAge


成軍五年,電子混亂世代(Electric MessAge)始終堅持走在Acid-Jazz/Disco Funk的路上,藉由大大小小的演出磨練,已成為一支堅強穩固的樂團。在他們首張EP《You Should Know》發行之際,Urban Union有幸得到一次專訪機會,希望讓大家更認識這組台灣R&B界的年輕希望。

Christina:主唱
小伯:貝斯
喇叭:鍵盤、和聲
兆中:吉他
阿明:鼓


Urban Union:當初怎麼組團的?

小伯:高中畢業的時候就想要組一個團,延續高中時候的樂團生活。在那個時期我們都很喜歡傑米羅奎爾(Jamiroquai)的歌,就開始有了第一批的團員加入。那時候會編很多的演奏曲,因為一直找不到適合的主唱。

喇叭:為了要找主唱,我就到處亂問,「欸你有沒有認識會唱歌的人」。

Christina:結果就問到我的朋友,那次剛好我在教會一個傳福音的表演裡唱〈Reflection〉,克莉絲汀(Christina Aguilera)在《花木蘭》裡那首。他們就找我來試音。

喇叭:小伯那時候還說「她聲音沒有很厚欸!我們不是要找一個聲音很厚的主唱嗎?」我跟他說「台灣人沒有這種東西啦!」

Christina:可是那時候我其實沒有想玩團,只是覺得試音很好玩所以就去了。結果後來就這麼玩下去。

小伯:開始做了四、五首歌後,又有些團員離開,剛好我和阿明有另一個團,做一些The Brand New Heavies之類的Cover,所以就把兩個團合在一起。到這個時候團員才終於齊了。

Urban Union:你們有些人平常還有玩其他風格的樂團,那為什麼會特別想做這種音樂?

小伯:為什麼想做這種嗎……

喇叭:爽啊!

Christina:我從小聽R&B,但對Acid-Jazz是沒有接觸的,所以我去試音時很驚訝他們給的曲子,是傑米羅奎爾的〈Cosmic Girl〉。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就覺得超怪,沒有什麼旋律可言,從頭到尾都差不多拍子。

小伯:但是問大部份的貝斯手,他們都會喜歡傑米羅奎爾,特別剛開始接觸的時候。

Christina:因為我沒有樂團背景的關係。

Urban Union:你們的自我介紹裡說,你們想做「新R&B」,我想知道這是什麼樣的東西?

小伯:因為對我來說,R&B這個詞在我的成長背景而言是很舊的。當然我知道他的範圍很廣,只是直覺聽到這個詞,我會想到的是娃娃臉晚期做的歌。那種編制和音色,就讓我覺得……

喇叭:就是Dennis會放的歌,「Wow~現在來聽一首娃娃臉的歌……」,就想說「噢這就是R&B啊。」

小伯:但是那種東西聽起來一點也不像樂團,不像樂團會做的音樂。畢竟我們幾個都是玩團出來的,所以就會喜歡傑米羅奎爾那種,像樂團的聲音。然而我們的主唱沒有玩過團,所以大家一起創作出來的東西聽起來就很特別,很不一樣。

Christina:所以一開始並不讓人聯想到很九零年代的聲音,才會說是「新的」。

小伯:不過取名字並不是我們該做的事情,應該是聽的人去做的。

Urban Union:那對於現在有在聽R&B的樂迷,你們如何解釋自己做的音樂有哪裡不一樣?或是你們有做了什麼別人沒做過的嘗試?

喇叭:台灣很多人沒做過,可是都是國外的老哏吧。

Urban Union:這樣我怎麼寫……

喇叭:不會啊,因為很多創新都是在島內創新。應該說我們的創新,就是真正做出有R&B元素的東西,這就是創新了,因為台灣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東西了。如果已經有很多R&B,我們才會說跟其他的R&B有什麼不一樣。可是我覺得,沒有什麼台灣土生土長的人在做這個東西,就連我比較有印象的華語R&B,幾乎都是什麼新加坡人、馬來西亞人、香港人,或是ABC,就是沒有全部都是台灣人在做這個音樂。

阿明:我覺得比較大的差別是,平常聽到的所謂線上R&B歌手,以CD而言全部都是電腦編好的,他們的創作可能是只有一個製作人,或是就一個人的想法去把歌做出來。但我們不一樣的,就是以整個團的形式去把歌做起來。簡單來說是比較全面一點,比方鼓手會有鼓手的想法。不會說鼓的編排沒有鼓手的想法在裡面,可能是一個鍵盤手在編整個東西。我覺得這是現在台灣比較少看到的。像方大同,他在現場的時候會用樂團,但最初就是方大同自己編出來。我們會用即興的,可能先有一個鼓的節奏,然後小伯彈進來,鍵盤再進來……等到差不多成形了,主唱再想辦法加旋律。一般流行樂的創作方式並不是這樣子。

Urban Union:說說看你們最近在聽什麼?講真的,不要假掰說自己都在聽很厲害的音樂。

喇叭:我最近一直聽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舊的,好像封面有個熊的那張(編按:前三張都有熊啊,究竟是哪張?)偶爾聽方大同,因為他找了Pino Palladino來做歌。還有聽一些電子的東西,像傻瓜龐克(Daft Punk)的新專輯。新專輯很嗨,就覺得「嗯?怎麼開始搞這個了?有事嗎?」不過還蠻有趣的,有一種奇怪的老tone。

小伯:我也是聽傻瓜龐克,《Discovery》那張,我原本也想聽新專輯,但後來還是覺得舊專輯比較好聽。還有聽艾莉卡巴朵(Erykah Badu)的《Live》、麥斯威爾(Maxwell)的《MTV Unplugged》。

Christina:我今天聽了一整個下午的瑪麗亞凱莉(Mariah Carey),都是早期的,我很喜歡《Butterfly》和《Daydream》兩張專輯。不過其他人聽瑪麗亞凱莉都是後來的歌,像是〈Bye Bye〉、〈We Belong Together〉那種。還有印蒂雅艾瑞(India.Arie),我真的好愛她。我覺得自己缺了印蒂雅艾瑞很沉靜、深沉的那個部份。我也有聽萊德希(Ledisi)。賈斯汀(Justin Timberlake)的新專輯我們最近也一直聽,還有荷西詹姆斯(José James)、老的爵士歌手艾拉費茲潔拉(Ella Fitzgerald)、佩姬李(Peggy Lee)。

兆中:ONE OK ROCK最近要來了,所以我在聽。我最近還有聽一個巴西的福音吉他手。

阿明:聽雷鬼,史蒂芬馬利(Stephen Marley)、巴布馬利(Bob Marley)。R&B的話,羅勃葛拉斯帕(Robert Glasper)、Chris Dave。還有聽很傳統的Swing、邁爾士戴維斯(Miles Davis)最經典那四張、約翰史考菲(John Scofield)。大部份都是沒什麼技術的,主要聽一個感覺。羅勃葛拉斯帕的是最難的,但也不是技術,而是我們平常玩音樂不會去使用的概念。像是他用很多傳統打擊樂的概念,聽起來就很奇特、很好聽。


Urban Union:R&B在台灣是超級小眾,做為一個少數的樂團,你們覺得在台灣做這個音樂有什麼優缺點?比方說,優點像是我今天在台灣做出一個東西,它就是第一個,沒有得比較。

小伯:以樂團圈來看,這個真的是很少。但我不會覺得喜歡R&B的人很少,只是他們沒有聽團的習慣。

阿明:像我們現在CD出來了,喜歡的人還蠻多,只是他們不是本來就聽樂團的。好處是我們把樂團和R&B不能並行的這件事打破了,就因為我們是第一個這樣搞的,不過前提當然是要好聽。壞處嘛,就是去排表演的時候,比較搖滾的場地可能就沒什麼人會去看,或是我們自己不容易排進那個地方去。所以後來我們就轉向,去Sappho那種夜店、Pub去做,而不是到搖滾的地方。

小伯:說真的那些夜店,並不是真的適合給搖滾樂團去表演,畢竟我們是用搖滾樂團的編制。我們找不到聲音非常令人滿意的表演場地,不過至少這些地方的氣氛是比較好的。

喇叭:我想是現在台灣現場表演的方式太狹隘,大家只想到搖滾,但樂團可以做很多種東西。

阿明:台灣的音樂就是兩極化,要不很吵,要不做很輕鬆的爵士。我們剛好就處在兩個中間。

Urban Union:如果我是你們,可能會說自己是在做類似糯米糰的東西,你們能接受這說法嗎?像是你們要跟別人介紹自己的音樂的時候。

喇叭:但我有點怕他們問我糯米糰是誰……「就是有那個『東亞病夫』的那個」「蛤?」

Urban Union:最後一個問題,說說看你們的短期、中期、長期目標是什麼?

小伯:短期的話,應該是把這張EP的系列宣傳先跑好。中期的話就是做一張正式的專輯,畢竟我們還是覺得專輯最重要。我們其實不是很擅於宣傳包裝自己,只是喜歡在家裡聽音樂和玩音樂,我想不管是中期或長期都會是這個樣子吧。

阿明:說長期的話,我們應該不會是固定樂團的狀態。假設說我們平常的歌和表演都做得不錯,那說不定會有人找我們寫歌,我們就是一個專門做R&B的製作團隊,而且是用樂團的形式。也許之後,大家在台灣想找人做這樣的歌,會想到我們。

小伯:我希望當有天大家說起R&B,不管是台灣R&B或亞洲R&B,會想到我們。而且不是因為我們學黑人什麼,是因為我們有自己的特色。





電子混亂世代 Electric MessAge《You Should Know》EP
博客來 | 佳佳唱片 | 5大唱片

0 意見:

 

Visitors | 訪客人次

About Us | 關於我們

節奏藍調和靈魂樂太好聽,不小心就佔了我們人生(與支出)的一大部份,所以想讓更多人知道。

我們是一群因為音樂而結識的網友,平常很忙,不過分享音樂還是很開心的事。

歡迎跟我們一起聊音樂,除了臉書的粉絲專頁,也可以來社團泡茶嗑瓜子。

任何問題意見,甚至想要投稿,都歡迎寫信到urbanunion.tw@gmail.com讓我們知道。

本會歡迎同鄉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