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塵的節奏藍調:掀起Jahah與Lydell Williams的夢境



現在一旦談到節奏藍調,總是那些早已改頭換面的模組,優美曲調等必要元素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張牙舞爪的態度以收眾人目光。幾天前看到一則有趣的新聞,深感三人成虎的節奏藍調時代儼然成一固著形態,並且牢不可破。

Erika唱R&B歌手JoJo新歌 推特獲本尊來按讚
2017/02/22 06:00

蕭敬騰的師妹Erika四月將演出音樂劇《 愛呀,我的媽!》,心情相當興奮。此外,日前她在臉書、推特貼出哼唱美國R&B歌手JoJo新專輯《Mad Love》中《FAB》一曲的影片,坐在駕駛座上邊唱邊擺出酷帥的表情與嘻哈手勢, 更不小心被自己唱出的髒話嚇到,驚訝的表情讓粉絲直誇可愛 。

不久後她的推特引來JoJo本人按讚以及MadLove頁面的轉推 ,讓Erika超驚喜:「 能等到JoJo睽違多年的新專輯已經很高興了, 竟然還獲得JoJo本人按讚,不敢置信!」(文:記者張釔泠)(http://ent.ltn.com.tw/news/paper/1080187

影片:
https://www.facebook.com/Erika.Liuaili/videos/vb.117498874984804/1218112064923474/?type=2&theater

如果節奏藍調是消失的樂種(好比它的亞樂種New Jack Swing蕩然無存)也就罷了,但目前鳩佔鵲巢的案例比比皆是;聽「新潮的節奏藍調」成為一種行為象徵,它究竟是什麼卻沒人說得出所以然來,或者怎麼說都還是說回老掉牙Marvin Gaye或Stevie Wonder,使得八零年代至今成為乏人溯及的「失落的三十年」,大哉問因而出現了:

明明很多黑人在唱「過時的節奏藍調」,聽的人卻寥寥可數,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聯繫出了哪些差錯?

本圖就是獨立節奏藍調歌手Lydell Williams面臨的慘狀,上電台專訪開Facebook直播加我只有4個人看,
連什麼都不用做的直播妹零頭都不到,試問歌手無人聞問要怎麼唱下去。我們活著的世界就是這樣。

再打個比方,節奏藍調因阮囊羞澀逼得只得頂讓店面出售招牌,接手者卻不更換招牌、打著原來的店名調理出走味的餐點,老主顧面對此情此景多半不願跳出來發聲,頂多躲在部落格寫著懷念話語聊備一格,而新客群不諳舊事,誤把馮京當馬涼,如此荒唐、荒腔走板的情況一拖拖了十來年,當人們以為節奏藍調就是這種味道時,一切已積重難返了。

聽聽本篇兩位主角Jahah和Lydell Williams的歌曲吧,好好感受在夾縫中求生存的節奏藍調,因為我不知道它是否終有失傳的那一天。







Jahah和Lydell Williams都是出身美國南方的獨立創作歌手(喬治亞州和阿肯色州),前者出道較早,約在2001和2002年之際出版首張專輯《Ear for Music》,後者則在2008年出版第一張EP作品《The Sound》,至今皆依舊活躍著。

會把這兩人放在一起講,除了他們都是唱著「固有的節奏藍調」之外,或多或少也繼承或師法Raheem DeVaughn的音樂呈現方式,大抵來說就是有點動感又有點性感,舊中帶新。Jahah《Mamas Only Son》和《The Melting Pot》這兩張專輯大致上就有那種味道,而Lydell Williams的2016年嘔心瀝血之作《The Sound Of My Melodies》,不只專輯名字很像Raheem DeVaughn的命名靈感,專輯歌曲更是完整接起從Marvin Gaye一路走到D’Angelo、Dwele和Raheem DeVaughn的傳統節奏藍調路徑,而且毫不吝惜的運用現場樂隊,放在毫無章法的現今泛節奏藍調畛域裡,聽起來誠意滿滿!

在「棄原生種如敝屣」和「剽竊者的知名度大過原創者」的時代,我們需要更多Jahah和Lydell Williams,以及讓他們勇敢活下去。

0 意見:

 

Visitors | 訪客人次

About Us | 關於我們

節奏藍調和靈魂樂太好聽,不小心就佔了我們人生(與支出)的一大部份,所以想讓更多人知道。

我們是一群因為音樂而結識的網友,平常很忙,不過分享音樂還是很開心的事。

歡迎跟我們一起聊音樂,除了臉書的粉絲專頁,也可以來社團泡茶嗑瓜子。

任何問題意見,甚至想要投稿,都歡迎寫信到urbanunion.tw@gmail.com讓我們知道。

本會歡迎同鄉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