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運動】心有所屬的Fusion鋼琴手:Johnny Hammond Smith


【挖掘運動】這個名字的由來,歸因於「挖掘」這項運動彷彿是我們每天都在做的事情,挖掘好音樂、挖掘好餐廳、挖掘好朋友、挖掘好去處、挖掘好電影……等,每天都在實踐這些事情,早已成了全民運動。編者以分享自己的音樂蒐藏為出發點,讓更多人能聽到那些被人遺忘掉的好音樂,文筆方向則指向音樂對於自身感官的連結,我們相信這是一個很好的聽音樂方法,也是一個很好的記錄方式。

Johnny Hammond Smith,一位我非常喜歡的鋼琴手,最早是入手了一張1969年的《Black Feeling》,濃郁的貝斯加上中介於爵士跟放客的鼓聲,讓我那時對於這位鋼琴手的專輯為之注目。 

後來買了這張《Gears》,在1975年由Milestone Record發行,充滿groove韻味的融合,實在是恰到好處,尤其是Johnny流暢的鋼琴聲讓整張專輯多了一份深沉的靈魂,加上Harvey Mason的鼓聲,配合起來不在話下,整張專輯只有六首歌,但每首歌都有著截然不同的味道,絕對是爵士與放客融合的經典。



第一首〈Tell Me What To Do〉開始的鋼琴聲就會讓你著迷,跟隨而後的吉他已經在蟄伏,反拍的鼓聲一下,你只會想著:嗯,就是這樣!緊接著tenor sax的到來飄著幾許孤寂,像是一陣秋意的詩風,眨眼即過,但是忽然出現變奏,漸趨和緩,不是Bob James的溫暖;是充滿律動的線條,最後又回到一開始的融合,頭尾相連,一氣呵成。



〈Lost On 23rd Street〉則是一首慢慢的緩曲,我很喜歡這首歌的吉他旋律,有點飄渺的喇叭在背景中迅速切換,真的讓我點迷失於五里霧的感覺;溫暖飽和,但中後忽然開始急促,喇叭的切換也一直在變動,然後兩個喇叭聲,一個在前,一個在後,互相應和,最後又回到背景的朦朧中;逐漸趨於和緩,淡入Mizell的歌聲當中。



〈Fantasy〉有點像Black Bird,wa wa的吉他聲跟Percussion,搭配小提琴以及不時的鋼琴點綴,讓整首歌顯得舒服但是很有活力,整首歌是編制樂器的登場跟退場,一下是Organ,一下是鋼琴,一下又是喇叭,是一首會讓你目不暇給的好歌。



〈Shifting Gear〉應該是整張最killer的groove,沒有很複雜,Bass+Drums+Guitar,很快便進入主題,接著一段變奏,是一段變聲吉他的solo,然後進到更高層次的routine,漸弱後琴聲浮出,又是一段solo,最後幾乎都是操弄琴聲的行雲流水,直到結束。



〈Can't We Smile?〉在類似David T Walker的和弦以及Johnny Hammond柔和優美的琴聲中度過,一直覺得這首歌很適合在下雨天的時候聽,聽著舒服的鋼琴望向雨珠附著的窗戶,小提琴的拉扯像是一段埋藏以久的記憶,現在又重新歸來,是一首很舒服的slow jam。

(文:H.WRIGHT)

文章來源:digging movement

0 意見:

 

Visitors | 訪客人次

About Us | 關於我們

節奏藍調和靈魂樂太好聽,不小心就佔了我們人生(與支出)的一大部份,所以想讓更多人知道。

我們是一群因為音樂而結識的網友,平常很忙,不過分享音樂還是很開心的事。

歡迎跟我們一起聊音樂,除了臉書的粉絲專頁,也可以來社團泡茶嗑瓜子。

任何問題意見,甚至想要投稿,都歡迎寫信到urbanunion.tw@gmail.com讓我們知道。

本會歡迎同鄉投稿。